全文字更新,TXT下载,尽在 小说骑士 http://www.xs74.com/

   “心齐阁下,库洛城到了。”赤子繁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坐在床上养神的冰血缓缓睁开双眼,看着舱门发了两秒钟的呆,紧接着双眸闪过一抹精锐的光芒,原本围绕在冰血四周的那股迷茫之气瞬间消失不见,换上一身的阴冷邪气。

   这时一道金白色的光芒从冰血心口处射出落到床边的地面上,随机金白色的光芒快速扩大,堕翼那圣洁淡雅的身影出现在房间内。

   “早安,我美丽的主人。”堕翼绅士的弯下腰,对着冰血温柔的一笑,眼底深处是无边的恭敬。

   冰血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有些无奈的看着堕翼,轻声说道:“堕翼,本少是男人,不能用美丽来形容。”

   然而原本那一脸优雅圣洁温柔的堕翼,在听到自家伟大主人冰血大人的话后,竟然破天荒的抽了抽嘴角,满脸无语的看着自家主人,闷声说了句话:“主人,请正确面对自己的真实性别。”

   “额……”一排黑线“刷”的一下挂在了冰血的头上。

   难得看到自家聪明绝顶的主人吃瘪,堕翼那双充满温柔慈爱的眼睛中划过一抹狡诈的光芒。

   冰血满脸无语的站起身,无奈的摇了摇头,侧过头看向堕翼,翻了个白眼说道:“堕翼,你学坏了。”

   当冰血闷闷的说完后,便打开舱门走了出去,留下堕翼在身后笑的一脸得瑟。

   冰血和堕翼是最后两个走下方舟的人,而方舟刚好停在了库洛城外外城旁边。

   库洛城的外城此时一片喧闹,就连专门供给方舟临时停靠的平台上此时都停满了大小不一的方舟。而那些陆续进程的人更是络绎不绝,人来人往的城门口更是热闹非凡,连城外都是如此,可想而知,此时库洛城内的繁华景象。

   水中花

   这种情况冰血早在来之前便已经想到了,毕竟炼药师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一个受人尊敬而且各方大小势力极力拉拢的存在。

   而这次,在库洛城所展开的正是大型的炼药师比赛。自然吸引了各方势力的人马前来,就连鲜少出现的炼器师都会前来观战。

   “心齐阁下!”

   正当冰血习惯性的到达新地方第一时间观察四周环境和地形之时,赤子繁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冰血闻声转过头,双眉很自然的挑了挑,冷声问道:“怎么?”

   虽然两个人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赤子繁却已经习惯了冰血的冰冷与冷漠,毫不介意的微微一笑,轻声说道:“方舟已经都收拾好了,这方舟是阁下得来的,我们一路上多亏了阁下的照顾,不然也不可能及时赶到库洛城。这方舟阁下先收起来,待到进城后,在下一定会好好答谢阁下的大恩。”

   冰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转过头看了一眼就方舟后,单手一挥,毫不客气的将方舟收入了黑晶戒子中。收了心安理得,在冰血心里一直有个原则就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吃什么都不能只亏,更何况,这方舟本来就是她抢来的,自然是她的。其他人更加没有什么话说,因为他们心里都明白,没有冰血的话,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在比赛前来到库洛城。

   冰血收回方舟后,转过头城门口处,随即看向赤子繁指着设立在城门口的一片士兵淡漠的说道:“那些武士就是检查入城人员的士兵。”

   赤子繁顺势看了过去,眼中划过一抹惊讶,随即说道:“没想到今年库洛城的检查这么严格,上次的比赛城门口只有四个守卫,这次竟然足足有十个侍卫。”

   “难到是出事了?”常浩右跟着走了上来。

   赤子繁摇了摇头,接着说道:“看样子不像,估计是来了什么厉害的大人物吧。”

   冰血冷冷的看了一眼城门口,长袍一挥,淡然的说了声:“进去吧。”

   随即冰血率先向着城门口走去,一副领导者姿态,王者之风一览无余。堕翼紧随其后,赤子繁与常浩右完全同样是一脸自然的跟在冰血和堕翼的身后向着城门口走去。

   而跟在几个人身后的邰珠看到这一景象后,满脸愤恨,嫉妒的快要爆炸了,满脸张红的跟在身后,口中忍不住的嘟囔着:“哼,还不是要靠我们才能进入库洛城,各有所需罢了,凭什么让我们听从她的安排。”

   虽然邰珠的声音很小,但是以在场几个人的修为,自然听得一清二楚。跟在邰珠身边的几个人快速抬起头看向冰血,双眸闪动着恐惧的神情。

   不过对于这样的跳梁小丑,冰血可是见多了,根本没有想要去理会的心情,以冰血以前的心性脾气,必定会一巴掌把那个嚼舌的邰珠给扇到天边去,不过此时的冰血心性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越发的成熟稳重,对于那些根本不放在眼里的人对于冰血来就说就跟空气一样,连看一眼都觉得浪费时间。

   冰血几个人来到城门口处并没有遇到什么太大的阻碍,只是觉得这次比以往跟严格了许多罢了。

   冰血进入库洛城之后便拒绝了赤子繁的邀请,带着堕翼向着他们几个人所走的另外一条街道走去。

   “主人,为何不跟赤子繁打听一下炼药师公会的地方,为何还要这样乱找啊。”蹲坐在冰血肩膀上的小玄武满脸疑惑的看着冰血。

   冰血侧过头微微一笑,淡然的说道:“不过是顺路走到这里,互惠鼓励而已。”

   小玄武了然的点了点头,用头蹭了蹭冰血的脸颊,撒娇意味十足。

   冰血带着堕翼和小玄武来到炼药师公会门口,这里是他们差不多转了三条街才找到了。不是他们方向感不好,而是……这个炼药师公会实在是低调的让冰血想要一把火烧了这里。

   此时我们的冰血大人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个破破烂烂,连门板都已经剩下一半还被虫子磕了不知道多少个洞的破门。

   “主人,这里真的是……炼药师公会。”堕翼嘴角一抽,满脸无奈的看着冰血。

   冰血嘴角同样一抽,满头黑线,声音中带着几分无辜:“刚刚那个阿姨确实说这里就是……炼药师公会啊。”

   “那……我们进去吗?”小玄武伸着小脑袋对着那个破门的放心闻了闻。

   冰血双手一摊,有些无奈的说道:“当然要进去了,我必须参加这个比赛,前提就是要拥有参赛的资格,所以一定要拿到幻景地域的炼药师徽章才可以。”

   堕翼侧过头满脸温柔的看着冰血,微微一笑,随即率先走上那个破旧的石阶,伸出手特别小心的伸向木门,然而就在此时冰血竟然突然一声高喝,吓得堕翼连忙收回了手。

   “堕翼别动。”

   堕翼疑惑的转过头看向冰血:“主人。”

   然而冰血却没有时间理睬堕翼,而是满脸惊讶的看着那扇破的不能再破的门。

   “天啊,这……这是……是天蝉木。”冰血满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木门,嘴角一阵抽搐。

   “主人,这东西很珍贵吗?”堕翼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木门,他虽然很少到人类的世界来,但是却在高出这里许多的位面生活了不知道多少万年了,见过的珍宝不知道有多少,可是他还真的从来没有听说过天蝉木。

   冰血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从黑晶戒指中拿出一个黑色瓷瓶,对着木门洒出一些青色粉末后,说道:“我说的天蝉木不是指这个破门,而是指破门上的东西。”

   “这门上有东西?”堕翼双眉一挑,奇异的看着那扇破门。

   冰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天蝉木是一种可以让人产生轻微幻觉的毒药,药性不强。是一种白色无味粉末,只要洒在木头上便会变成一种使人迷惑的毒药,所以才叫天蝉木。”

   冰血刚刚说完,在堕翼和小玄武都还未反应过来之时,纤细修长的右腿快速抬起,动作连贯潇洒,对着木门就是狠狠的一脚。

   木门“嘭”的一声,豆奶4app下载安卓就这样在冰血那潇洒的一脚下正式宣布寿终而亡。

   小玄武嘴角一抽,弱弱的看向冰血说道:“主人,这样打破人家的大门好吗!”

   冰血看着脚边的木头碎片,冷哼一声:“哼,这还没进门就用毒吓唬人,活该被踹。”

   “走了!”冰血就这样带着堕翼和小玄武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进去。对于自己一脚毁了人家大门的事情根本丝毫不放在眼里。

   里面跟那扇破木门一样到处都是破破烂烂的,不是破烂木头桌子就是少条腿的破椅子,连个完整的东西都没有。

   “主人,这里是不是没有人啊。”小玄武伸着小脖子,到处嗅着味道。

   堕翼转过头扫了一眼内堂,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随即说道:“这里有人。”

   堕翼的声音刚落,冰血的脸上便扬起了一抹冷笑,随即快速消失在嘴边,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这时冰血大略的扫了一眼这个狭窄的客厅,双眼中划过狡诈,冷声说道:“这里的东西都别乱动,我来玩玩!”

   ------题外话------

   猫猫今晚又回来晚了。然后就码字,结果时间又过了。现在已经一点了,╮(╯▽╰)╭~睡喽,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