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晚身子一抖,立刻抬起了头来。秋彩则默默后退了一步。

唐韵没有再说话,只站在离着秋晚三尺远的距离默默看着她。四目相对,良久,秋晚终于吸了吸鼻子,泪珠子便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落了下来。

“小姐……。”也只说了这么两个字,便已经是泣不成声。

唐韵皱了皱眉,眼底尖锐而冷硬的东西一闪而逝。最终却只化作了一声叹息。

“我知道你委屈,委屈的话就哭吧。等哭的够了,就去叫给你委屈的比你更委屈,这才是我唐韵的丫鬟。”

“我唐韵的人是不许人给委屈的。你若是做不到这一点,便再也不是我唐韵的丫鬟了。”

“小姐!”

四下里一惊,唐韵这话里头分明有着要撵秋晚离开的意思。

“小姐,你不要撵晚姐姐走啊。”秋扇心直口快,哪里藏得住话?

秋彩立刻呵斥了一句:“胡说什么,小姐要是不想要秋晚了。哪里还会将她从王府里接回来?”

唐韵却只抿唇不语,目光却渐渐凌厉了起来。

秋晚的声音一下子就止住了,抬手摸了摸眼泪,重重一个头磕在地上:“奴婢对不起小姐,即便小姐撵了奴婢出去,奴婢也没有怨言。”

若隐若现的魅力

唐韵瞧了她一眼,抬脚朝着屋里走去:“我倒真想听你说说你是怎么对不起我了,给我进来说。”

秋彩跑的极快,立刻将屋里的椅子上垫了个厚实的垫子这才请唐韵坐了下去。秋扇则立刻去烧水泡茶。

秋晚挣了挣身子要跟着进屋去,哪里想到才起了身,双腿一软立刻便又朝着地面栽倒了下去。到底是天冷,又跪的久了,双腿早就不听使唤。

秋晚闭上了眼,心里头已经做好了要与冷硬的地面做一次亲密接触的准备。哪里想到等了半晌,却并没有传来预期的疼痛。

睁眼看去,自己瘦弱的身子正被金魂给抱在了怀里。眼前,金魂清俊的面庞似乎比冬日凌冽的风还要冷上那么几分,却还是稳稳扶着她的腰身。

“小姐叫你进屋回话,你可得注意着些。”他说。

秋晚面庞一红,讷讷说了声:“多谢。”便挣开了金魂的怀抱。

“主子叫属下来一旁候着。”金魂朝着唐韵拱了拱手:“您有任何的吩咐都只管吩咐属下去办。”

唐韵点头,示意他去一旁候着。金魂身子一动,又重新藏到屋顶上去了。

秋彩这才腾出手来,扶着一瘸一拐的秋晚进了屋。唐韵朝着身旁一张凳子指了指,秋彩便扶着秋晚坐了下去。

“说吧。”唐韵素白的指尖轻轻敲击着桌面:“你这个弟弟我实在瞧不出有什么值得叫你在意的地方,你居然还为了他想要离开我么?”

秋晚身子一抖:“小姐……您都知道?”

这话说完,她自己就闭了口。就她那点小心思,小姐哪里会看不出来?

“若不是我小时候大意,他也不会落下那么严重的残疾。若不是因为我自小不在他的身边,他大约也不会养成如今这般烂赌的性子。我……。”

“这同你有什么关系?”

“我害的他不良于行,这罪过总是要还的。”

秋晚低下头:“我知道周悠不是个好人,他的性子也不配得到小姐的庇护。奴婢不想叫小姐为难,所以宁愿自请离开国师府。自此以后……。”

“自此以后带着你那不争气的弟弟浪迹天涯?等他哪天赌得到又没了钱的时候,再将你给卖了?”唐韵不客气的说道。

秋晚抿了唇,没有出声。

“我可以叫你时常去瞧瞧周悠。”唐韵缓缓说道:“也可以许你接济他一些银子。仅此而已。”

秋晚抬头,完全不能够相信自己听到的。

“但,我要你记住一条。”唐韵的声音冷了下来:“若是有朝一日周悠踏入了国师府一步,那么你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秋晚立刻打了个哆嗦:“奴婢保证,这样的事情一定不会发生!”

周悠那人分明就是个只认钱不认人的主,只要给了他足够的钱他实际上还是很容易对付的。

但……若人心不足蛇吞象,他还想打国师府什么主意的话,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

周悠莫名的多了这么大一个金主立刻就牛了起来,直接从林氏那里搬了出去。拿着秋晚的钱给自己买了房子,日日的流连在赌坊和烟花柳巷当中。他花钱向来没有节制,没有了便找秋晚去要。

如此反复了几次,惹怒了唐韵,派人好好敲打了他几次,这人终于老实了。某一日却突发奇想自己买个赌坊下来,做了老板。日子终于消停了不少,秋晚这才松了口气,也终于能安心伺候唐韵。

日子一天天过的飞快,眨眼之间便到了新年。从除夕夜开始百官们便迎来了年假,整个楚京都沉浸在了节日的喜庆和欢快之中。

这是唐韵嫁入国师府以后第一个新年,颇有些新鲜。作为当家主母她很尽责的里里外外操持着,乐正容休也任由她折腾。

这一年的除夕夜,是唐韵过的最最舒心的一个除夕夜。

大年初一的早上,依着北齐的规矩。所有的内命妇和外命妇都要进宫去朝拜皇后。

即便唐韵再不甘愿也只能起了个大早,之后任由丫鬟们折腾着换上了沉重而华丽的王妃盛装,踏着清尘薄薄的夜色朝着长信宫去了。

唐韵选了个最不起眼的时候进了宫,那个时辰不早不晚。原本应该是最最不受人关注的,哪里想到却还是一下子就引起了众人的关注。

谁叫如今的宣王妃身上突然多了个水师督总的身份呢?这样的身份谁会不好奇?所以,唐韵注定了是个根本就不可能低调的人。

眼瞧着络绎不绝朝着自己冲过来的贵女和命妇们,唐韵隐隐的恍然。大约就是在不久之前,她还是这一群人中不起眼角落里面最无人问津的那一个吧。真真是风水轮流转。

时间一长便也生出了几分兴致缺缺,秋晚和秋彩便如两尊门神一般分立在了左右。这下子任谁都再也挤不到唐韵身边去了。

直到了这个时候,唐韵才瞧见大殿一角不起眼的角落里头真有个无人问津的熟人。

那人穿了件金丝织锦的礼服,虽然也瞧的出是盛装打扮过了的。但在楚京这一众花团锦簇的贵女中便显得有些素净了。

“蓝云?”她一双清眸立刻亮了起来:“蓝姐姐,快过来。”

眼看着清美的女子朝着自己一个劲的招手,蓝云唇角便掀起了一丝苦笑出来。她自小就不是个喜欢招惹是非的人,莫名其妙同唐韵成了朋友。却从没有想过要借助她来给自己获得什么好处。

所以,即便今日进宫瞧见了唐韵,却故意离着她远远的。哪里想到却还是叫她给发现了。

“去。”唐韵朝着秋晚说道:“请蓝大小姐过来坐。”

秋晚答应了一声,便微笑着朝着蓝云走了过去。蓝云在心底里叹了口气,率先迎了上去。

“哪里敢劳烦你派人来接?我自己过来便是。”

唐韵微笑着起身,一把扯了她的手来坐。这么一来,蓝云立刻就感到了无数如芒刺在背的怨恨目光。

“真是托你的福。”她无奈说道:“只怕今日我也成了楚京的名人了。”

唐韵勾唇微笑:“名人又如何?蓝姐姐怕这个么?”

蓝云声音微微一滞:“不怕。”

唐韵眼底笑容便更深了几分:“这才是我所认识的蓝姐姐。”

眼看着她一脸的小女儿情怀,俨然还是当初那个未嫁之时的娇憨少女。蓝云面颊便也浮起一丝微笑出来:“你这个样子可莫要叫旁的人瞧见了,猫咪最新ios破解版下载链接不然的话旁人指不定还以为我将真正的宣王妃给拐走了呢。”

“不要叫我宣王妃。”唐韵正色说道:“你跟旁的人不一样,自此以后你还只管称呼我为韵儿便是。”

蓝云眸色一闪:“好。”

“其实,我将蓝姐姐请来是有一件棘手的事情,想要请你给帮帮忙呢。”

蓝云瞧她一眼,唇畔笑意便扩大的几分。初时给唐韵叫过来她心里不是没有芥蒂。如今,两人的身份早已经是云泥之别。只怕再也不复当初在云山书院时的情谊。

但,如今见她一开口便是请自己帮忙,她便释然了。

无论世事怎么变化,那人的心思却还是一如既往的直率。若是一心想要算计你的人,哪里能一上来就毫不避讳的叫人洞悉了自己心思的?

“你想叫我做什么只管说就是了,还说什么请?”

“那可不成。”唐韵笑眯眯说道:“我可是个有礼貌的人。”

蓝云笑而不语。

“这事情……。”唐韵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了:“说起来并不大容易办得到,但若是有蓝姐姐出马,一定不会有问题。”

“……我?”蓝云指着自己的鼻尖,眼底中分明带着几分不相信。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唐韵办不到,而她蓝云却能轻易办到的事情么?

“恩。”唐韵郑重点了点头:“必须是你,也只能是你。”

蓝云眨了眨眼:“对你很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