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陛下微微皱眉:“怎么,今天是开考的日子吗?”

“今天当然是开考的日子呀!”上官君儿有些放肆的声音响起,然后她那身奇葩的装扮就出现在几人眼前。

她扭着纤细的腰肢,道:“臣本来是要跟您说的,可没想到您跟这俩小家伙谈了这么久……臣实在忍不住,这就自己跑进来了……陛下要是责罚臣,臣也没有怨言……”

女皇笑骂道:“满皇宫里,谁不知道就你和容若两个最没规矩?现在又跑来卖乖!”

上官君儿远远冲柳青萝抛了个眉眼,笑道:“陛下,现在第二场考试可已经开始了,现在就算这丫头赶过去,那里的主考官也不会放她进去的。”

只要考试开始,在考场里,就是主考官的权利最大。

即便是女皇陛下,也不能随便干涉考场里的事情。

这也是为什么,在第一场考试中,上官君儿可以那么肆无忌惮的缘故。

“如此,确实是朕的疏忽了……”

女皇陛下峨眉微皱,指尖扣着桌面,低头沉思。

青萝一看这架势,心里就有点凉。

敢情女皇陛下的后门也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走的。

齐耳短发美女绿色吊带裙白瓷肌肤清澈眼眸写真图片

万一这场考试的主考官跟上官君儿一个德行,她这次的文秀考就得彻底歇菜!

想到这里,柳青萝不禁双目含泪,无语凝噎。

“行了你也别委屈了!”上官君儿瞅见她的模样,好笑道,“这天下不知多少人做梦都想跟你换一换呢,你倒是不知好歹起来了。”

青萝假装没听见她的话,仍然把一张委屈的面孔,伸向女皇陛下那一面。

女皇陛下果真瞟了她一眼,淡淡的说:“这样吧,上官,你去考场把试题内容取一份过来,就让柳姑娘在这考。”

“什么?!”

柳青萝惊得直接站起来了。

女皇陛下威严的目光在她脸上扫过,淡道:“怎么,柳姑娘还有什么意见?”

被她有些凌厉的目光一看,柳青萝心中微凛,言道:“回陛下,民女愿在此考试!”

“嗯,很好。”女皇微微点头,吩咐道,“上官,你这就去吧。李德,你来布置一下,让柳姑娘有个安静的地方考试。”

李德就是之前给青萝宣纸的那位大监,贴身伺候女皇陛下的重要人物。

“奴才遵旨。”李德弯腰行礼,立即下去布置去了。

“那么,柳姑娘你就在稍后吧。”女皇说完便不再看她,转而向林瑾玉招手,温声道,“容若过来,难得今日清闲,你陪姨母说说话。”

林瑾玉点头称是,直接坐到了女皇陛下的对面软垫上。

而柳青萝,就只能远远等候在一旁,暗暗消化后背的一身冷汗。

之前还不觉得,可女皇陛下严肃认真起来的时候,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

这种身为一国之主,君临天下的王霸之气,青萝此刻才稍微有了那么一点感受。

伴君如伴虎啊!

她无法想象,每天和女皇陛下朝夕相处的人,都是怎么过日子的……

除了林瑾玉这种极度受宠的,别人也就相当于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了吧……

有了女皇陛下的命令,自然一切事宜都是以最快的速度进行着。

柳青萝只站了不到一刻钟,大监就布置出一个用幔帘围起来的考场。

里面摆放着一把瑶琴,一张书案,书案上是笔墨纸砚,再然后是一张棋盘和一副刺绣用品。

设备如此齐全,柳青萝看了不禁一阵头皮发麻。

虽说文秀考试是考琴棋书画和女工没错,成人直播软件集合可那只是考试范围,而不是考试题目啊!

换句话说,第二轮考试说是考这些内容,但绝对不会真的让每个考生都把这些考全了。一般来说是随机抽考,也就是考官从这几样中,选出两到三样,让考生现场演示。

所以在考试之前,柳青萝还一直心存侥幸,祈祷自己不会被抽到关于女工方面的试题。

可看着眼前的情景,她怎么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呢……

迷你考场布置完毕,上官君儿也一脸春风得意的回来了。

她手里拿着一叠纸,一进来就冲柳青萝笑嘻嘻的挤眉弄眼,然后才把试题交给女皇陛下。

女皇陛下随意翻了翻,点头道:“不错,就让柳姑娘一一开始吧!”

“遵旨!”

上官君儿带着一脸阴谋得逞的奸诈笑容,回头走到柳青萝面前,扬着试题问道:“不知你想从哪一个开始考呢?”

青萝额头开始冒汗:“您的意思是,每一项我都得考?”

“自然!这可是陛下的旨意!”她压低声音说,“你没听见陛下说,让你一一开始吗?”

柳青萝:“……”

她的心中此时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本来她还以为,跟着女皇陛下混,就算没肉吃,也总该能捞点汤喝喝。

可谁知道,她居然被活生生的坑了!

本来只需要考其中任意两三种的考试,现在不但要每种都过一遍,还要在女皇陛下眼皮底下考!

纵观大周开朝建国以来的历史,柳青萝觉得,再也不会有比她还倒霉的考生了……

上官君儿还拿着试题在她眼前晃:“小美人,抽一张吧,别说我没照顾你哟!”

柳青萝心中悲愤不已,面上还得故作平静——

女皇陛下盯着呐!

她哆嗦着手指头,谨慎又谨慎的从上官君儿手中,抽出了一张纸。

结果只瞄了一眼,她就恨不得当场晕过去!

刺绣!

这张纸上的考题居然是刺绣!

而且还是她最最不擅长的苏绣!

“哎哟,我来看看题目……”上官君儿见她眼神呆滞,接过试题,念道,“刺绣一副,限苏绣,花草虫鸟可随意。”

坐在女皇对面的林瑾玉听到后,眼眸微动,朝柳青萝看了一眼。

他刚好知道,她最不擅长的就是刺绣。

女皇陛下注意到他的眼神,微微一笑,道:“既然选了考题,那就开始吧!”

完了!

这下彻底夭寿了!

柳青萝慢慢挪到刺绣桌前,心中暗暗叫苦。

好死不死抽到这个考题,偏偏她连个作弊的机会都完全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