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八楞楞的接过金锭子,表情有些复杂。

   其实他心里头也清楚,以他的条件,确实是配不上李贝贝的。

   昨晚,也不过是酒肉酣畅之时,觉得李贝贝活泼可爱,就头脑一热,顺其自然的交换了信物。

   说到底,二人不过才相识一天,即便有好感,又能有多深的感情?

   “对不起。”他轻轻道歉,从怀里拿出蓝玉镯子,放到她手里,“让你受委屈了,希望你以后好好保重身体,能够考上文秀。”

   “朱八哥哥……”

   李贝贝哽咽了,眼角落下一滴泪。

   今日一别,以后也许再无相见的机会。

   朱氏在旁,盯着李贝贝手里的名贵蓝玉镯子,不知在想什么。

   她犹豫了一下,忍不住道:“你们用不着这样,其实,只要你娘家的嫁妆足够丰厚,我可以去回了另外那家……”

   “姐,你能不能不要再说了?”朱八皱眉看着她。

   朱氏怒了:“怎么,你又不是读过书的乡下丫头,也敢对我大声?朱八你别忘了,我被赶出夫家都是因为谁!我做这些还不都是为了你好!你这个白眼狼!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爱丽丝女孩

   她哭哭啼啼,瘸着腿就朝外跑。

   朱八无奈,对丫鬟道:“跟着去看看,别让她闹了。”

   丫鬟答应一声追了出去。

   李贝贝有点担心:“她不会真的寻短见吧?”

   “你放心吧,她就是闹一闹,一会就没事了。”朱八叹了口气。

   显然他对自己姐姐这样的表现早就习惯了。

   “那就好。”李贝贝低着头,面色微红。

   朱八叹气:“其实姐姐她也不是故意要为难你,她命挺苦的……都是因为我,我对不起她……”

   柳青萝冷笑一声:“她命苦她就有理了?你确定她被赶出门是因为你,而不是她自己的原因?”

   朱八就不吱声了。

   柳青萝道:“你要是有点真心,就亲自到李贝贝家,向她父母求亲。若是你指望带她私奔,那就绝对不可能。现在你走吧,我们要收拾东西。”

   朱八又看看李贝贝,默默转身离开。

   李贝贝呆呆站了一会,满脸失落。

   柳青萝轻声问她:“你真有这么喜欢他?”

   “我也不知道……”她喃喃自语,“我就是……看到他心里就很快活,想到再也见不到他,心里就闷的难受……”

   她可怜巴巴的瞅着柳青萝,向她伸出一只手:“小青儿,我是不是病了?你帮我看看好不?”

   柳青萝苦笑:“傻妞。”

   她开始相信,这世上还真有一见钟情这种东西。

   “你要是真放不下他,考完试咱们路过这里,再来找他就是了。”柳青萝安慰她。

   李贝贝摇头:“我不喜欢他姐姐,如果嫁给他就要跟他姐姐住在一起,我宁愿不嫁。而且,她还说你的坏话,我不要原谅她……”

   柳青萝好笑道:“你想的还真远……嫁人还早呢。万一你考上文秀,被选中了留在宫里呢?”

   若是被选中留在内苑做女官,三年内是不能婚嫁的。

   “……那就最好了!”李贝贝噘嘴,一张脸像个小肉包子。

   柳青萝捏捏她脸颊:“好了收拾收拾,吃完早饭该启程了。”

   两人收拾妥当,下楼在大堂随便吃了点早饭,便结账打算离开。

   谁知她们走出客栈,却看到门口停着两辆马车,而朱八就坐在其中一辆马车上。

   周围的人全都绕着马车走。

   见他们出来,朱八忙跳下马车,有些不好意思道:“柳姑娘,为了给你们赔罪,我送你们去京都怎么样?你们两个小姑娘一路上没人照应,也不安全。”

   他一个又高又壮的男人,对着身娇体小的柳青萝低声下气的,有路过的人看到,就觉得不可思议。

   “赔罪吗?”柳青萝摸摸下巴,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李贝贝。

   李贝贝红着脸不说话。

   分明是朱八不舍得李贝贝找出的借口,只是这借口也太烂了。

   柳青萝自然不会戳穿他们,有人保护还有马车坐,何乐而不为呢?

   若是不答应,只怕李贝贝那小包子脸上,一路上都得哀哀怨怨的。

   见她们同意了,朱八顿时开心起来,忙把她们请上第一辆马车,而他自己则亲自驾驶第二辆马车。

   柳青萝调侃道:“朱八,你为什么不来赶这辆马车?自己单独一辆不是很浪费?”

   朱八尴尬道:“我怕离得太近,柳姑娘你不高兴。”

   这朱八也是个聪明的,知道李贝贝看重柳青萝,很多事情都听她的,就想着法子的讨好她。

   柳青萝笑笑,缩回马车里,发现李贝贝坐在角落发呆。

   这可不像那个活泼好动的她。

   柳青萝斜睨她:“朱八就在后头,你要是想去就过去吧。”

   “这……会不会不太好?”李贝贝有些羞涩的说。

   柳青萝没想到她还真想过去,哑然半天,才道:“光天化日的,你还能跟他怎么着不成?”

   “哼,那我就去找他说清楚,叫他以后不要缠着我!我才不会跟他姐姐和好!”李贝贝红着脸,口是心非的下了马车,期期艾艾的去了后头。

   “女大不中留哇。”

   柳青萝摇头感叹一句,从包里拿出林瑾玉的书,翻开上次看到的地方,歪在马车里边看边吃李贝贝的零嘴儿。

   忽然马车震了一下,她下意识伸手一扶,手里就摸到一个硬硬的盒子。

   她把盒子拿到眼前,打量一会,才打开来。

   里面整齐摆放着满满一盒银子。

   上面还放着一封信,写着柳姑娘亲启。

   柳青萝想了想,便把信拆开。

   果然如她所料,信是朱八的,他说这些银子一部分是为姐姐付的诊金,还有一部分,是想请她在京都的时候,帮忙照看李贝贝。

   柳青萝大略一数,起码四五百两银子。

   这朱八还真是出手阔绰。

   难怪她姐姐总是担心别的女人惦记他的家产。

   如果朱八这么有财力,说不定还真能和李贝贝成事。

   虽说李贝贝她爹很疼女儿,但架不住她那继母是个贪财的。

   若朱八拿着银子去砸,凭一个小小的李财主,还真不一定能招架得住。谁可以给我新版香蕉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