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刑吧……”王县令一声令下,刽子手手起刀落,百余人脑袋落地,血流了遍地。

“便宜他们了,一刀能死,这种人,这些人,活该千刀万剐,”一个百姓泣道,“我家娃差一点就没命了呀,”

众百姓都纷纷安慰起他来。

王县令到了医院,路遥如今已经确定病人都结疮痂了,已经放了心,但却也没有急着回家,就怕带了病菌传给了家里人。不过倒是不避讳见人。

“公主,已经行过刑了,其它不确定的,但有嫌疑的,已经逐出了晋阳,”王县令道。

“嗯,如此处理极好。”路遥道。

“公主觉得,会是新帝所为吗?!”王县令道。

路遥想了想,摇摇头,道:“新帝这个人私心重,无论于公于私,他都不至于走这么一步路,而现在,是他的消息,却传的遍地都是,很奇怪。”

“那公主觉得……”王县令有点犹豫道。

“你有什么猜测就说吧,”路遥道:“也许咱们想到一块儿去了。

“这手段歹毒狠辣,也颇有几分阴谋,若是得逞,整个晋阳都得经历一场浩劫,我觉得,有点像后宅妇人的手段,十分阴毒。”王县令道。

“你是不是早知道了璋儿的身世?!”路遥笑了笑,笑容却没有多少暖意,笑着透着一股冷。

Evelyn公园里的秀美时光

王县令点点头,道:“得蒙城主信任,早在南廷使臣前来试探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可是,如贵妃却认了一个假的,如今扯了张假虎皮在背后隐藏势力,不知藏身何处,能认个假儿子的人,能隐藏着一直隐待不发的人,做出这等事来,很相通,当然,别的诸侯也可能有嫌疑。”

“我却认为只可能是她,没别人,别的诸候虽有野心,可他们大多数,并不是志在天下,而是想保住自己州郡里的势力,做一个土皇帝。不受干扰。到目前为止,晋阳与他们并没有产生太大的冲突,他们没有必要,也不敢来招惹晋阳,而且还用的如此上不得台面的手段……”路遥道:“他们若要用,用的最多的,只会是离间计,不会是这种阴毒至极的手段。而且,就算要用计,也是两军交战时才会用,现在,不可能是他们。”

王县令深以为然,叹道:“只是不敢想,不敢完全的认为城主的亲娘竟然……”

路遥道:“所以璋儿不能认她,更不可能认南廷的,这就是原因。一家三口,不管是不是血缘至亲,为了天下,总会刀兵相向的一天,若是告诉天下人,这一家人是一家人,晋阳,璋儿就处于弱势了,南廷倒没什么,可是如贵妃的胃口却足以吃了璋儿……这个女人,胃口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得多。做事如此不顾后果,想做女皇,哪有那么容易?!就算是武则天,也是勤政爱民,她是杀人无数,但不至于,拿一整城,几十万人的人命做这种赌注,目的只是为了削弱晋阳的实力……太可怕了……”

这个女人,真的太可怕了。

王县令脸色有点白,当初如贵妃认下一个假皇子时,他还曾暗地里可惜过,现在想来,他依旧太过天真,把人想象的太简单了。

一个在深宫中经历多年的女人,所图谋的,绝对不是什么母慈子孝那一套。

“公主,如贵妃在认下假的时候,是知道那人是假的,”王县令道:“那么,她有没有可能猜到城主是她的孩儿呢?!”

“可能会有一些猜测吧,”路遥讽笑了笑,道:“可是就算是猜测,不也是做了吗?!她虽还没有巨兵在手,可是,却已经将晋阳当成了劲敌,迫不及待的想要削弱一分是一分了……她为天下臣民着想?!不存在的……”

“为了权势,竟置百姓于如此不顾之地!”王县令略有些愤懑,道:“她疯了!”

路遥道:“都是一样的,各州郡的诸侯不也是如此,掏百姓的腰包,满足自己的私囊,南廷更是奇葩,加税加到百姓种出来的地的全产都不够交的了……呵。”

王县令动了动嘴巴,竟不知道要说什么。

“越是经历这些,更是要明白,这种时候一定要沉得住气,这个天下,谁能稳得住,谁能善待百姓,谁就能得到天下,”路遥道。

“晋阳所为,不止是善待所能衡量了,”王县令道:“岂止是善待。”

“我想要用尽民间之力,获得更多的东西,而这种良性的循环,也能给民间以回报,我想要做的,不止是让璋儿得到天下这么简单,”路遥道:“璋儿与我都希望百姓们以后都不必再饿肚子,若是以后饥荒了,天寒了,没有一个人冻死,饿死,百姓们也日有所产,这愿望也就实现的差不多了。”

王县令道:“公主就一点也不生气吗?!”

“你是说如贵妃?!”路遥道:“当初在洛阳时,我就觉得她十分薄情寡义,现在她的所作所为,是因为野心的加持而已,她本性如此罢了。我没什么好生气的。”

“那城主呢,”王县令道。

“璋儿就更不会生气了,没有感情的亲情,对他来说没有意义,以后战场相见,只是对手,”路遥道。

王县令深深的吸了口气,又呼了出来,抹了一把脸,咬牙道:“他们之间的母子关系,就算是死,我也不会透半点子出去。若是有人敢随意猜测,或是有流言,我一定站出来先撇个干净。”

路遥点点头,道:“以往是懒得认,她太有野心。而现在,她如此歹毒,做出这等事来,更不能认了。认了,让百姓们怎么去处置她?!”

王县令叹了一声,“也许是没有母子缘份吧。她这么做,是断了相认的路子了……”

“她约也知道相认无望,”路遥道:“当初在洛阳,我对她的态度如何,她猜的出来,所以也料到璋儿若真是,她也猜到了结果,与其强硬的逼着相认,还不如将事做绝了,断了晋阳的翅,待她做了女皇,再认时,就由她来主导了,打的就是这么个主意吧……可惜,天底下的事,哪里事事如她意?!以为训狗呢,打一巴掌,给一粒枣?!呵。”猫咪最新域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