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节日特别

李炫实在太帅了,身材也极为标准,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衣服架子。

刚进店,一群女导购就热情的围上来,等看清楚李炫的身材样貌,眼神都不对了。

“哇,好帅啊,像电影明星一样!”

“电影明星哪有他帅啊?”

“帅哥,冒昧的问一句,你是模特吗?”

这些导购平时受的训练都是很高冷的,可是看到李炫这么帅的顾客,情不自禁就想多问几句。

不过,等诸葛萱开口要挑选衣服的时候,她们就意识到李炫是名草有主了。

只是看诸葛萱的样子,尽管岁月没留下太多的痕迹,依然能看出两人年龄上有差距。

她们不禁猜测起李炫和诸葛萱的关系来,有的觉得是姐弟,有的认为是情侣,但最多的猜测还是富婆和小白脸。

没办法,谁让诸葛萱一身名牌,而李炫穿的只是普通休闲装呢,而且诸葛萱一开口就说要把店里最贵的套装拿出来,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想要为小白脸花钱的傻瓜富婆。

可惜这么好看的小哥哥,居然是吃软饭的。导购们心里暗暗惋惜,嘴上却依然用最热情的态度为两人服务。

李炫并没有拒绝诸葛萱的好意,三两万的套装对他和诸葛萱来说,都只是小钱,就跟学生之间送个铅笔橡皮一样简单,甚至都不需要特别道谢。

他和他的下伙伴玩的很有趣

很快,李炫就换了一身店里最昂贵的套装,穿戴整齐才一走出更衣间,店里顿时响起一阵惊叹声。

“我的天啊,也太帅了吧!”

“哇,真的比李峰峰蔡晓坤鹿小涵更帅呢!”

“何止啊,也比他们有男人味!”

“这才是真正的帅哥啊。难道那女人肯为他花这么多钱,如果我有钱,我也想要包养一个!”

不仅仅是导购们星星眼,就连店里其他几个挑选衣服的男女客人也看呆了。

男的看看李炫,再看看自己的大肚腩,自惭形秽。

女的看看李炫,再看看身边的男人,直感叹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诸葛萱也是两眼放光,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李炫穿着正装,只觉得一股帅气压迫过来,压的她喘不过气。

“天啊,太帅了!”诸葛萱走过去,为李炫整理衣领,又有了脸庞发烫的感觉。

李炫笑道:“有这么夸张吗?”

走到镜子前看了一眼,李炫也觉得很帅。

修仙就是有这点好处,身体状态会越来越趋向完美,至少在地球的审美观点当中,李炫现在的样子无懈可击。

“这套还不错,就它吧。”李炫笑着说道。

“请把这套给我包起来。另外再给我搭配皮鞋,休闲鞋,腰带,袖口,胸针,领带,领结,手提包……”诸葛萱道。

光是套装就要四万八,再加上其他零碎的配饰,一整套下来足足十二万。

这点钱对诸葛萱对李炫来说都不算什么,其他人却都啧啧赞叹。

“真有钱啊,随随便便就买了十几万的东西。”

“为爱充值,佩服佩服。”

“其实这富婆长的也不错,如果不是年纪差距有点大,还挺般配的。”

“就是不知道这女人有没有老公。如果被她老公知道老婆为了小白脸花这么多钱,估计会气死的!”

就在诸葛萱把信用卡丢给导购去刷的时候,一个皮肤松弛干瘪却打扮的十分光鲜的老妇人走了进来,径直到了她面前,柔声道:“萱萱,我刚刚看到就像你,没想到真的是。真巧啊!”

诸葛萱愕然的看着老妇人,目光中先是惊讶,后是震撼,随即变得无比复杂,脸色也渐渐的凝重起来。

“我们已经有十几年没见了吧,你没怎么变呢。” 老妇人说道。

诸葛萱深吸一口气道:“姜阿姨,你怎么会在安州?”

老妇人笑了笑:“我有一个老朋友的女儿结婚,我到安州来参加婚礼,抽空到这里逛一逛,没想到就遇到你。这可真是缘分啊。”

诸葛萱笑了笑:“缘分?我可不这么觉得……我和你们赵家,有缘无分,就算有缘,也是孽缘!”

听到她冰冷的口气,李炫诧异的扫了老妇人一眼,发现老妇人和赵奕方既然有三四分的相似。

果然老妇人道:“萱萱,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有什么事也应该过去了。其实啊,奕方这些年一直都想着你的。”

诸葛萱摇摇头道:“姜阿姨,你不要再说了,我和赵奕方是不可能的?”

老妇人忙道:“你怎么能这么说啊。你们之间还有一个女儿呢,这么多年,其实我一直是把你当成儿媳妇的!”

“姜阿姨说笑了,我一个贫寒人家出身的女人,可没有资格当你们赵家的儿媳妇。我记得当年,我怀着轻柔去赵家,还是你亲自下令把我赶出家门的!这才十几年过去,你不会就都忘记了吧?”诸葛萱想到那些惨痛的不堪回首的过去,脸色变得更加森冷。

李炫一旁看的明白,这个老妇人应该就是赵奕方的母亲。

当年,赵家对诸葛萱可以说是无情之极,把一个怀着赵家孩子的弱女子撵到大街上,任由她自生自灭。

如今,诸葛萱靠着自己的能力打拼出了数十亿的身家,这个女人又冒出来说一直把她当成儿媳妇,如此嘴脸真是令人厌恶。

不过李炫清楚,其他人却是不明所以,听了对话之后看看诸葛萱再看看李炫,生出了不少误解。

他们以为,是李炫插足了诸葛萱的婚姻,导致双方破裂,现在男方的母亲想要挽回,诸葛萱却铁了心要跟李炫在一起。

这样一想,他们都有些鄙夷诸葛萱和李炫了。

赵母叹口气道: “萱萱,我知道过去我们有些地方做的不对,也很理解你的心情。今时不同往日,你和奕方都有了自己独立的事业,而且都是单身,就算是为了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我也希望你们能重新在一起。”

看她闻言细语的模样,谁能想到十几年前,就是她板着脸痛骂诸葛萱不要脸勾引赵奕方,又说诸葛轻柔不知道是谁的野种绝不会承认。

“萱萱,其实我这次来安州,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见见你,再见见轻柔。你不能没有男人依靠,轻柔也不能没有爸爸啊。”赵母继续说道,那诚恳的样子感动了不少人,都觉得诸葛萱应该听她的话。

诸葛萱却是淡淡一笑:“姜阿姨,你别再说了,我和赵奕方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