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几日,郭冬和魏坤,王老实都来了,他们三人道:“倭人往我们门上送了重礼,可我们没收。说真的,他们那点东西虽稀罕,但我们也还真不放在眼里,他们大约以为我们只是商人,见钱眼开吧。”

   路遥笑了笑,道:“现在他们心下怕是猜测晋阳到底富到何种程度,能让人这么不见钱眼开呢……”

   王老实一怔道:“这么说来,不收,反而让他们争心更强了?!”

   “收了受轻视,不收更刺激了他们的斗志,倒也有意思,”路遥笑道:“生意与他们照做,但是,想要安排倭人进你们的团队,免谈!”

   三人都应了一声,因为太忙,便又匆匆的走了。

   到最后宁王与成王都来了,宁王道:“最近不少倭人在研究院外面晃悠着,实在烦人至极。”

   “他们在城中也到处打听事情,”成王道:“要不要治上一治?!”

   “是啊,他们这样真的很讨人厌,”宁王恶心的道:“王嫂的学校那边也是,不少人想去听课,烦不胜烦,医院更是,医生本就忙,缠起来更烦了。”

   “治?怎么治?!”路遥道:“一般的小国家来了晋阳,早已经震撼于晋阳的繁华与龙神的威仪之下了,早生了敬心,不敢造次,这个倭国人却真有趣……不能治啊,一治,便是伤了其它小国商人的心,胡商极多,其它西域来做生意的,以后只会更多,若是治了,便是让这些人也有了防备之心。”

   “所以是投鼠忌器了?!”宁王拧眉道。

   成王冷静下来了,道:“若是倭人挑拨,只怕胡商还被他们挑拨动了,他们不知内情,又野蛮,若是真治了,倒真叫胡商们多了心。公主若想开通西域的商路,是真的牵一发而动全身。”

   “不错,”路遥道:“慢慢来,盯紧些,我再慢慢的寻些对策。这牛皮糖黏上了,可真的不好甩!”

   泳池美少女精灵纯纯笑容娇小饱满身躯唯美写真

   成王不知道是不是有种错觉,只觉得路遥的眼神有点狠辣。

   他大约是知道,路遥是厌恶到恨极了倭国人的,估计这些倭国人的算盘,怕是要打错了。

   倭人在晋阳城完全被迷住了,看着这里不似人间的繁华,每天出去收集信息,晚上便凑在一处叽哩呱啦的用本国语开始说话,客栈小二想听又听不太懂,心下对这些倭人也觉得有点奇怪。因为觉得他们说是商人,其实不太像,有哪一个商人会每天晚上会回来写一堆又一堆的材料,开一堆又一堆的会的?!

   商会只会算账本,打算什么生意好做,最赚钱,手上最多的也是算账的本子,人,就算有了什么其它心思,也只会到处打听,处处不会离钱,这些人,与商人的行径差别还是挺大的。

   “晋阳必取天下,并且在晋阳之主手中强大,”倭人为首的人看着册上的重点,道:“中原乱了,只怕不出十年,又可聚于一人之手,我等倭国人,想要壮大,还是要依附晋阳。”

   “不错,”另一个倭人道:“那县令虽对我等傲慢,但是对百姓,对商人的口碑却极好,可见是个好官,只怕是因为我国的海上寇贼让晋阳之主不喜,所以他才如此姿态,想要依附学习,只怕不容易……”

   “中原地大物博,我等的好物,他们并不在放在眼中,送礼都送不出去,”一个倭人道:“若是想要在晋阳学习,只怕,还得再下点别的心思。”

   “先从做生意开始,为我国收集点稀罕的东西,同时也要让晋阳人看到我们的价值,如此才能长久,”倭人为首的人道:“时日久了,外交自然建立起来,我等表达忠诚,奉晋阳为主,以后,想要学习,怕是好谈。这些日子我看生意也不是不能做,晋阳并没有阻拦我等做生意的意思,其它的事,来日方长,慢慢来……”

   众人都应下了,准备回信与本国。

   倭人首领叹了一口气,眼露狂热和羡慕,还有敬畏,道:“……晋阳了不得,以往中原只说是龙的传人,龙族子孙,只见传说,不曾见有龙,如今,真龙现世,以后的晋阳若统一中原,只怕益加强大,无法想象的强大。”现在的晋阳的态势,就已经现出端倪了,因为有些技术,他们真的是闻所未闻。

   其它人也喃喃道:“不错,所以,我们一定要跟紧了,不然以后真的成了井底之蛙,眼界被拦住,是十分危险的事情,对我国也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他们看着夜空中的龙,虽然夜晚之中只有星光闪耀,然而遮天蔽日的龙的身形是如此的庞大而有压力,令他们眼露狂热。

   冯璋身处军营之中,静静的看着星空。

   小狗子过来道:“遥儿有信来。”

   冯璋忙拆开看了,拧眉道:“倭国人?”

   小狗子道:“好像送信的人是说晋阳有倭国人进入活动十分频繁。他们只是一个小国,可有什么妨碍吗?!”

   冯璋道:“遥儿既然如此防备,想必他们倭国定有过人之处吧。再小的敌人,也不可小觑,不可生出轻视之心。”

   小狗子应了。

   冯璋寻思了一下,“遥儿既如此重视,通知陆青云,派出一个小分队,潜入倭国,调查一下他们这个国家的现状,越详细越好。就参照中原各城池一样,所有的资料都需要详略。”

   “是。”小狗子道:“可是要做攻打他们的准备?!”

   “嗯,他们听话还好,若是不乖,便打的乖了,”冯璋道:“强大的武力之下,没有什么压制不下去的。”

   其实冯璋骨子里是个好战的人,并且不是那种战胜别人的人,而是,一下手便要让别人飞灰烟灭的人,杀神的本性,就是抹杀。

   “我明白了,”小狗子笑道:“只怕遥儿另有打算。”

   “配合她便好,”冯璋定了定神,道:“一个民族的本性其实很难更改,中原再乱,如一团乱麻,也抹灭不了民族的灵魂,任何小国也一样,肉体可以抹杀,灵魂与精神却难以泯灭,所以遥儿告诉我,征战永远是下策。”猫咪社区博客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