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漫画免费版app下载

() “哟,凌师姐,在休息哪。”

冯月兰瞧见了凌琳琳,脸色淡然地打了个招呼。他们这支队伍看来也找到了干杂活的弟子,不过是一名初级仙师,委委屈屈的极不情愿的样子。

“冯师妹,你也来了。”凌琳琳淡淡地回应了一下。从她的脸色来看,她对冯月兰并不怎么友好。

“凌师姐,看你们那么早出发,怎么才走到这啊。”冯月兰带了些讥讽的语气说道,“我还以为,当我们赶到的时候,你们已经削下了那铁腹蜈蚣的脑袋了。”

凌琳琳毫不示弱,“靠走得快,抢先下手,那多不公平啊。就是要等你们一起走,看看我们两组,到底哪一组的实力最强。”

冯月兰笑道:“凌师姐,那蜈蚣住在地底下,长老只给了个大概范围。以你们的实力,要找到它藏身之所是非常困难的。你们不会是故意放慢速度,是想等我们找到了,再趁我们两败俱伤的时候,来个渔人得利吧。”

“胡说八道!我们才没有你那么无耻!”凌琳琳冷声道。

听到“无耻”两个字,冯月兰大怒,双眉倒竖,身上阵阵紫气涌出,双瞳中紫意浓重,甚至泛起血红之色。旁边的邹晶急忙劝说:“冯师妹,你别听她激你!长老规定,对自己人动手,是要取消考核资格的!说不定,她们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她们两人在斗嘴,旁侧人等都颇显尴尬。

晋凌冷眼旁观,突然在这冯月兰身后的人群中发现两个相熟的人影,一个是郑天秀,另一个确是在入门考核擂台上交过手的高正。

那时,靠着一路大开大合的高山拳,高正差点逼着晋凌拿出了压箱底的绝招。最后,高正在力以赴的情况下还是败了,但是他的表现得到了在场考官们的一致认可,被破格录取。

五个月过去了,冯月兰、叶枭、晋凌、郑天秀、高正这五个当时一同参加入门考核的人同样都是仙尊级,也同样都修炼了山海诀第一重成功。

清纯美女户外清新自拍身材火辣惹人爱

其他人倒也罢了,或是本来就是仙尊级,或是只差些许火候,而且身后的资源无数,得到家族势力的力支持。唯有冯月兰,在入门考核的时候才仅仅是初入仙师级而已,短短几个月,竟然连跃三级,成了仙尊?

这等速度,比起晋凌、叶枭而言,甚至还要快上很多!

不过,晋凌觉得,冯月兰是越来越诡异了。不但是外形,还有性格,比起以前那个娇傲的仙乡大小姐来,现在简直就像是个睥睨一切的女王。她,不是那刘沐风长老破格收下的女婢吗?哪来的这种气势?

再看郑天秀,这个肇星仙城的小公子,原来对于她有些始乱终弃的意思,现在在她面前十分尴尬,仿佛话也不敢多说几句。

这又是出了什么幺蛾子?

郑天秀斜眼一瞟,发现了跟在凌琳琳这队人最后的晋凌身影,不由得出言相讥:“这不是晋园少主么!你可不是我们外甲区参加考核的人员,莫不是给人雇来干杂活的?”眼光落在了其身后的锅灶上,鄙视之意更甚。

“怎么,如此优秀、如此骄傲的你,到头来,还是混得要给人拾柴做饭的下场么?”

郑天秀的话,把众人的目光又吸引在了晋凌身上。面对各方各式目光,少年人凛然不惧,反而微微一笑回敬,“那又如何?我帮大家干点活,换点功勋值,挺好的。靠自己的劳动获得回报,一点也不丢人。”

凌琳琳马上就为晋凌硬出头:“冯师妹,按劳取酬,付出多少,得到多少,这并不丢人。他给我们做饭,我们给他十点功勋,这是一桩很正常的交易。没有付出自己艰苦的劳动,只是依靠他人,凭空得到好处,那才丢人!”

冯月兰脸色沉了下来。

她反现,对方话里的骨头很硬,句句指着自己的软处。

两人同在鸣凤战队,矛盾很多。凌琳琳是世家大族的小姐,冯月兰是新晋的弟子,得到宗内权力长老的庇护。

两人似乎杠上了,眼光中都爆出了火花。

“行了,都是同一个战队的,师兄妹,抬头不见低头见,都少说两句吧。一个考核而已,又不是生死相争。”初级仙宗巩向海站出来打圆场。

他是两支队伍中修为最高的,而且是内门弟子,说话有一定的份量。在他的调解之下,两支队伍的敌意才稍微减了,各自不忿地分开。

两边的饭都做熟了,各自闷声开饭。

期间,巩向海突然想到了什么,站了出来,向着冯月兰说道:“冯师妹,我们两个小组同时接受长老考核,猎杀同一只蓝级高阶魔兽,我觉得,我们两队有必要定个约法。”

冯月兰知道对方是内门弟子,身份不同,倒不敢在他面前放肆,淡淡地问道:“哦?师兄是什么意思?”

巩向海说道:“你看,我们两组人无论是哪一组先找到那只铁腹蜈蚣,在捕杀的时候,必然会造成很大的动静。另一组人也必将闻风而来。两组人各不相让,肯定要争相捕杀。那么,这只蜈蚣最后就是杀了,那算死在谁的手上?”

冯月兰冷声道:“最后一击是谁出手,就算是谁的。”

凌琳琳马上出言反驳:“如果一组人费了半天劲将之围杀,重伤至奄奄一息,可另一组人以逸待劳,抢了最后的一击,那又怎么算?这又如何有公平可言?换言之,如果你那一组费了半天的劲将之重伤,最后被我们杀了,你们甘心吗?”

冯月兰一想也是,自己也有可能被人占这便宜。

“这样吧,我有个主意。”巩向海显然已经想好了,说道,“我们两组人,无论哪组先发现那只蜈蚣,都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将之捕杀。在这一个时辰之内,另一组人不得动手。如果发现的那组人无力将之捕杀,或不愿付出相应的代价,则由另一组人接手。”

他顿了一顿,说道:“就我的经验来看,我们这样的一组人,一个时辰还杀不了的魔兽,实力必然非常强大。那也不必杀下去了。”

双方一边吃饭,一边在思考着他的建议。

晋凌和叶枭忙碌已毕,跃上附近的一株小树的枝桠斜躺着,吃着自带的面饼,然后扔了一小坛晋牌曲酒给叶枭,自己则打开了另一坛。

看他们在树上怡然自得的淡然样子,冯月兰气不打一处来。

距离晋凌所在那棵树最近的一名凌琳琳组的仙士,闻见晋牌曲酒的酒香,心痒难捺,向晋说道:“小师弟,你们喝的是什么?”

晋凌淡淡地说:“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