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是她的一句玩笑罢了,奈何不肯承认自己当了真,却偏偏至今难忘。

   风光问他那天他是不是故意勾错魂的,他不知该如何回答,因为她说得没错,他的确是故意勾错魂的。

   奈何天生缺了三感,不论是色彩,还是人的面庞,他既无法认知也无法熟记,他认人,不过是靠那个人给他的感觉罢了,但她不一样,在奈何桥上,初见之时,她说出那句大胆的话的时候,他蓦然对她的脸难忘起来,但难忘也不过只是一瞬,天谴不会因为一个人而轻易地改变,慢慢的,他也忘了那个女人是长什么样了,包括那个时候,她是穿着什么颜色的衣服,他也不知道。

   在这五百年的岁月之中,奈何习惯做的一件事就是站在彼岸花海里,看着翩翩飞过的幽蝶,看着盛开的红色花朵,他时常在想,那个女人到底是长什么样。

   直到他去到人间拘魂,在第一眼见到风光的时候,他忽然记起来了,原来她是长这个样子的……一念之间,他将她绑回了地府。

   这是藏在他心底里的最为隐秘之事,他从未与人说,奈何还不明白自己对于这个女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关注,他只是明白,在这千百年的岁月里,她是唯一一个能让自己心绪不再平静的人。

   风光见他不语,便一手拍在了那条缠绕着自己的蛇尾,“奈何!你是故意的对不对?”

   奈何动了动蛇尾,把她的身体压入自己的怀里,他拍拍她的背,就是不说话,但这不说话的态度,也就无异于是默认了。

   风光抽了抽嘴角,陡然才明白,原来他的蛇尾还有禁锢她的作用,从前她一贯是害怕蛇这种东西的,可现在看到这个男人用蛇尾缠绕着自己的身体,她怎么就觉得……觉得这么兴奋呢?

   她不会承认自己是个有着人一兽这种重口味的人,不满的说道:“你缠得太紧了,我要喘不过气了!”

   奈何一顿,尾巴微微放松了力道,不过也就是微微而已。

   “……你到底要像这样把我困到什么时候?”现在可是已经凌晨一两点了。芭樂视频app

   闺房撒欢儿的纯净洁白女孩私房照

   他摸着她的头顶,“想睡了吗?”

   “废话!你也不看看今天一晚上我受了多少刺激?”也不知怎的,恢复了记忆,又知道这个男人是喜欢自己后,她就忽然天不怕地不怕起来,大概这就是别人常说的,仗着别人的喜欢就可以肆无忌惮了。

   奈何的头埋进她的脖颈间,还像是蛇一般的蹭了蹭她脖颈上的肌肤,“我喜欢你身上的温度。”

   蛇是冷血动物,奈何也是冷血的,所以他的体温要比寻常人低了许多,风光是鬼,自然也不会有体温这种东西,可他就好像是能感受到她的温度,那是一种舒服的温度。

   风光被他蹭的痒痒,她只觉得现在他手尾并用的缠着她,如果被外人看到,只怕会忍不住狼血沸腾的喊一句好个激动人心的画面!

   其实她自己也是这么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