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斌,你接着说。”

我很奇怪,光北竟然没生气,还让齐斌继续往下说。

齐斌又开始犯实诚的毛病,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他就是有些小自卑在我们家面前,所以,有的时候,会让他抬不起头来。

“没那么严重吧!”

光北又端起酒跟齐斌碰了一下,齐斌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

而后,又借着酒劲跟光北畅聊,光北竟然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依旧津津有味儿的听着,像是在听一个故事一样。

“您有所不知啊!”

齐斌说之前认定是姗姗的时候,他也犹豫过,像姗姗这么好的家世,怎么会嫁给一个像他这样的人,他既没钱又没后台,无非就是个小经纪人,这两天凭借自己的能力混除了一些地位而已,相较而言,跟我们家丝毫不能比。

“齐斌,你喝醉了。”

姗姗拉了下淇滨的胳膊,齐斌两眼通红,却还是想说,告诉姗姗他要把话说完,不然心里面憋得难受。

说着,就在胸脯上狠狠的锤了自己几拳。

他知道姗姗自己的钱足够买房子了,但是,如果姗姗买了,自己再住进去,不就是别人口中说的小白脸儿吗,所以他才不要的。

造物主的恩赐 性感尤物

可是,没想到光北竟然要给姗姗买房子,还说是作为礼物,他知道这件事的的当天晚上,根本都没有睡着,翻来覆去的想,为什么自己买不起房子,为什么不能给姗姗一个好的条件,为什么,要接受未来岳父的馈赠。

说的是新婚礼物,但还是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受苦。

这个虽然比姗姗买房子好不了多少,却起码有不一样的意义。

这代表长辈对他们的祝福,即使外面的人说的难听一些也能忍受。

不过,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尤其是现在,他再也不想这样了。

他想自食其力一次,看看到底会怎么样。

“齐斌,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希望你思想包袱别太重,这房子对我而言并不算什么。”

“正因为如此,我们就更不能要了。”

齐斌说在我们眼里不值一提的东西,却是他们最需要的,那不是更可笑了吗?

他不想这样,真的不想像一只寄生在别人身上的小东西一样。

我真没想到,他会这样形容自己,而且,这么不喜欢我们送的房子,当初那满脸的微笑,该是多痛苦的掩饰。

我看见他这个样子,就像是看到萧铭一样,有种痛心的感觉。

于是,我悄悄的劝光北,不然,就答应了他们吧,其实也没什么的,只不过不在那里住了而已,什么时候想通了他们就会搬回去了。

但,光北一脸凝重,他说既然都住进去了,就继续住着就好了,何必来回折腾呢!

再说,果真搬出来的话,我知道,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又要添油加醋了,这对光北无疑也是个影响。

齐斌说着说着,就醉倒在餐桌上了。

我开始大胆的问姗姗,她的想法是什么。

我希望她已经改变了想法,别让光北为难。

因为我觉得,他们实在是一个月住不了几天,出去租房子花这笔冤枉钱又是何必呢,现在租房子又不便宜。

可姗姗那丫头,笃定一件事也很难回头,鼓起勇气跟我们说,他们还是搬出去好了。

“胡闹!”

光北终于生气的一拍桌子,起身走了。

这时候,齐斌一下子被拍醒了,还笑着问姗姗,是不是真的愿意跟他一起出去住。

姗姗默默地点了点头,齐斌忽然笑了起来,

“真是我的好媳妇!”

然后不停的拍着姗姗的手,过了一会儿,又睡过去了。

“姗姗,你先扶他上楼休息吧,我把这里的东西收拾一下。”

我都觉得没有必要,更何况是光北呢?

也许我真的不理解一个男人的自尊心是多么的重要。

我边擦着桌子边自怨自艾,又没有调和好这件事,然后悄悄给姗姗发了个信息,让她等齐斌醒了以后,再好好谈谈,她爸爸的态度她也看见了,还是尽量别让光北生气了。

姗姗没有回我,但我觉得她应该看见了。

收拾好东西,回到房间,光北不在。我便去了书房,看见他又练起字来。

一遇到解不开的疑惑,就在这里练字,我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静静的看着他。

“光北,这个字是不是有些歪了。”

“歪了吗?我怎么看不到。”

我暗示他放手,光北却依旧坚定。

或许对他一个富二代本身而言,这根本就是个无所谓的东西,他有些无法理解齐斌的想法。

自食其力是对的,可在没有能力的情况下,还给他这房子,未免有些怨他的意思。

“爸,妈,你们在吗?”

“在,你进来吧姗姗。”

我跟光北整理了下衣襟,但姗姗却说不进来了,告我们一声,他们要回去了。

之后,我们就听见了急匆匆的下楼声。

光北抬起头张望了一下下面,那个字的最后一笔瞬间就歪了,眼看这幅大字就要完成了,现在,功亏一篑了。

“哎!”

光北一脸愁容的拿起那张纸,揉了又揉,扔进了垃圾箱里。

“飞吧,管不住了。”

光北说完又回去睡觉了。

我以为这句话是答应了意思,谁知道根本不是,就是随口的一句话。

姗姗他们走了之后,又没了消息,看网上的抱到,应该是在外地演出。

但过了十几天,光北突然怒气冲冲的回来,西装扔到地下就上楼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吗?

我立马跟着上楼去了。

上楼之后,光北却质问我,知不知道姗姗和齐斌已经从婚房搬出去了。

我很惊讶的说,不知道啊,光北是怎么知道的,他们这几天不都在国外吗,怎么就搬走了呢?

“哼,真是我的好女儿,现在都不跟我打招呼了。”

光北甩下几张照片,原来这是前几天的新闻,照片上能看出来,他们大包小包的,把几个箱子搬到了一辆卡车上,然后开进了另一个小区。

那报纸上赫然写着,不知为何让两人抛弃现有婚房,去外面租住,还有重要人士猜测,他们是不是遇到了经济危机,而光北不管,所以才会搬出去的。

总之,众所纷纭,说什么的都有。

我看着光北扶着额头一脸不开心的样子,也感同身受。

姗姗不应该就这么搬走的,这让他爸爸多没面子。

从那以后,光北始终不太高兴,我在他面前甚至都不怎么敢提姗姗的名字。

光北说,这孩子他管不了了,只为自己考虑,之前她婆婆公公在的时候也是,只怕人家不高兴,现在嫁人了,就光担心齐斌了,那就让他们在外面生活一段时间吧,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姗姗啊?”

“看她?有什么好看的,她自己选的路自己走吧,我公司还有很多事,要看你去看吧!”

光北撂下一句话,夺门而出。

姗姗也是,一直都没跟光被道个歉,总是暗地里给我打电话,问她爸爸最近怎么样。

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想光北了就好好认个错不就完了,自从光北知道了骂过她一次之后,她和齐斌也不来家里吃饭了。

可是,毕竟是父女,我知道他们都互相牵挂着对方,只是不愿意低头罢了。

但是,总不能老这样下去啊,这也不是个办法。

“姗姗,你回来看看你爸爸吧!”

我每次一说到这儿,姗姗就找借口说很忙,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她总说在外面过得挺好的,可是,他们搬家之后,我还没有见过,我还是担心姗姗过得不好。

从小,优渥惯了,要是租的房子不好怎么办?

我这人,也是操心的命,整天为人家们想,但是,人家还不领情,这父女俩始终没有一个肯低头的,都是牛脾气。

姗姗觉得已经通知过光北了,虽然没同意,也已经说了,而且态度很坚决,光北应该明白她的选择。

而光北觉得姗姗不懂事,一心只想着齐斌,丝毫没有给他留面子。

一来二去,父女俩最近的关系真是尴尬无比。

“光北,姗姗这周从国外回来,我们就去看看她吧!”

光北在家里看电脑,我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劝他了。

这次,光北忽然应声答应了,终于肯松口说,

“哎,好吧,去就去吧!”

看来他也是想女儿了,转眼他们僵持了也一个多月了,我觉得也应该去找个机会说开了。

“那我去准备些东西给姗姗。”

“蒽,去吧,多准备些吧,她住的地方应该没有原来的房子好,尽量给她带一些她喜欢吃的吧,也很久没有回家了!”

光北眼中全是对姗姗的挂念,不知不觉,眼纹似乎又多了,怕是操心操的。

不过,这段不开心的日子也都要过去了。

我提前告诉姗姗光北和我要去她家里,姗姗的声音立马绵绵的,感觉挺开心的。但是,又夹杂着一丝酸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感动到了,又或者觉得终于要解开父女的心结了,激动万分。破解各大视频VIP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