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大厨领着人回去后,大食堂的人看到这么大一头猪,沸腾了。

   “别吵别吵。”胖大厨皱着眉,眼里藏不住笑意;等场面安静下来,才道:“这头野猪是李军长在山上猎的,李军长想着大家沾荤腥一次不容易,就把整头猪都给军区了;也就咱们军区才有着好福利,你们看看二三军区的有没有这福利。”

   胖大厨自个儿说着都深以为然,二三军区的军长架子摆的挺高的;也不怎么和下面的人来往,一是事务繁忙;二是交往不过来,他们那个阶层的人,自然有他们的圈子。

   放屁!

   看看人家李军长,有架子吗?交往不过来吗?事务还能比他们少了?还不是关心他们这些当兵的同志。

   两厢一对比,高下立见。

   “胖子,这么大的野猪,真是李军长猎的?乖乖,太厉害了。”一个青年男人穿着一身军装,身前带着围裙,双眼眨亮,“刚才李军长来叫你们,就是为了搬野猪的?”

   “那是,李军长啥都没说,一头野猪肉全给了。”胖大厨得意的扬头,“你以前还说人李军长的坏话呢,咋滴,现在知道李军长厉害了?”

   “知道了,知道了。”青年男人连连点头,笑意满满,“没想到李军长还是个深藏不露的。话说,胖子,难怪之前你拿工具,带着他们三个兴冲冲的就去了;都不吱一声,还以为你们干嘛去呢。”

   胖大厨嗤笑,“吱一声?拉倒吧!来来来,大家把野猪都给分解了,骨头炖汤,炒个带肉的荤菜,多放点肉。”

   “胖子,你今天可是大方了啊!”青年男人看着野猪,笑的开怀。

   “有肉,又不是没肉;往常的供给就那么多,能做什么?一个人能吃到两片肉就不错了。这次大家都能吃到两片。”胖大厨说道这里才想起来,“对了,做荤菜的时候把肉给剁碎了炒,再把肥肉煮上;让大家都能吃上肥肉,也让肚子里装点油腥儿。”

   清新长裙妹子眼神清澈充满仙气

   大食堂忙活了起来,一整头野猪,去除内脏,也还有三百来斤;一个军区少说也有三万人,除开有家室随军的,请假的、在各师部食堂吃饭的。最后也就几千人在大食堂吃,一人两片肉肯定是有的。

   只是那肉得切的很薄,不过,有总比没有好。

   部队里没什么大秘密,大食堂有肉吃的消息犹如狂风一般飞快散播开来,中午来大食堂吃饭的人硬是增加了一半。

   “胖子,这些饭菜可不够吃啊!这些人简直是疯了。”

   “有肉还不疯?”胖大厨做了二十多年的大厨,在部队里也是个小军官;见过这方面的事情多了,只是,“我们大食堂的粮食不够他们吃啊!”

   “不够吃也没办法啊!他们都来了,不可能把人赶走吧?俗话说的好,法不责众。来了这么多人,咱们就是想赶也赶不走啊!”青年男人倒是一点事儿没有,反而是胖大厨心情一直郁结。

   胖大厨一拍桌,“不行,得让他们师部把粮食给送过来;这些狗日的,对啊!去师部要粮食,你马上带去去师部食堂要粮食,他们做的饭菜肯定有多的。把他们没打完的全部端过来,不能吃咱们大食堂的。”

   “成,我这就去办。”

   青年男人领着一伙人一个师部一个师部的走,把他们食堂剩下的饭菜都给端来了;最后,把这些来赶肉的都给打发了,大食堂里还余下些饭菜。

   胖大厨笑的减压不见眼,指挥人把内脏清理出来,他们的午饭就用内脏爆炒一个下饭。

   经过这一次吃肉事件,有胖大厨一干大食堂的帮忙宣传;都知道了野猪是李鸣瑾猎来的,这些人虽然是当兵的,可是真正能途手猎野猪的还真没几个。

   李鸣瑾给大家露了一手,才大家心里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一军军长是个身手了不得的,因此赢得了不少人的尊重和崇拜。

   这是李鸣瑾没想到的。

   .......

   李家院子里,谭永国和叶新国回来就看到院子里已经分割好的野猪肉,惊喜交加。

   “首长,这野猪肉?”

   “上山猎回来的,明天请客有肉吃的;今天你们换到了多少粮食?盐换没换?菜和肉呢?”李鸣瑾简单说了一下,一笔带过,便开始他们今天的换购情况。

   叶新国望着院子里那些肉,直咽口水;他们来了这里以后,基本每天都在吃肉,可是运动量大,饭量和肉的需求量也大。这不,他们在外面走了大半天,回来看到这些肉,可不就要流口水了。

   谭永国推了推叶新国,道:“首长,粮食只换到了一百斤,青菜换都菠菜、芫荽、赤根;还换到了一些农家做的酸菜,有五斤左右。盐没发换,乡下有些人家都不吃盐的。”

   “粮食是够了,菜有点缺,酸菜做饭不像样。”李鸣瑾发了愁,有肉没菜,请客也不好看。

   “老爹,用三线肉和酸菜做扣肉,也是一道菜;至于青菜,乡下地方除了他们买的这些,应该还有小白菜才是,应该能换到才是。”李沉舟道。

   李鸣瑾恍然点头,“对啊!小白菜呢?”

   “首长,小白菜人家不换。”叶新国吭哧吭哧的呼哧了两声,“他们队上说要把小白菜卖给供销社。”

   “那就算了,将就这些菜吧!”李沉舟笑着摇头,拉着老爹的手,“老爹,现在天气冷,菜少也是能理解的,我们把肉多做些就成。”

   李鸣瑾无奈点头应了,“也只有这样了。”

   来了这个地方还真是什么都缺,什么都没有。

   “那菜单我来拟定,谭永国和叶新国明天没事,做饭的事情就交给他们了,我打打下手。”李沉舟道。

   “行,谭永国、叶新国,明天的饭菜就交给你们了。”李鸣瑾心疼闺女,闺女也不会做饭;明天陪客需要人,他是没法下厨的。

   “首长请放心,我们一准被饭菜做好。”

   李鸣瑾脸上有了笑意,“那就辛苦你们了,先把这些肉都搬进去吧!”

   “是,首长。”

   俩人把东西拧进灶房,把肉几块几块的往灶房里拧;灶房有点小,放这么多东西,灶房里显得拥挤了。小草视频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