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蓄草研究所 就在距离落水者几米外的地方,一艘木船猛地发动了马达,马达带动了螺旋桨,而螺旋桨又加快了水面下暗流的流动速度,这暗流,直接就冲着落水者而去,那抓着落水者的年轻人看着也有点筋疲力尽的样子了,被这暗流一冲,身子一软,就放开了抓着落水者的手,而年轻人随即又要去抓那个落水者,只是距离太远了,这个年轻人用力过猛,竟然也跟着被卷进了水里,跟在其身后的三个人,有一个也被水给冲走了,总共三个人,一下子就被水冲出老远!

“草!什么情况。赵铁柱一个加速跑,身子有如猎豹一般扑了出去,一头扎进了水里,而周围几个会水的也赶忙往这边跑,赵铁柱整个人在水里面,就如一条蛟龙一般,脚下几个蹬踢,身子就窜出去十几米,等他浮水面换气的时候,才过去几秒钟,就已经距离红韵有百米的距离了。而后又是一头钻进了水里。

不一会儿,赵铁柱就来到了最早的那个落水者旁边,这个人已经停止了挣扎,整个人悬浮在水中,以赵铁柱的经验判断,这人要是再晚个几秒,估计就没救了,说不得伸手一抓,把这人给抓在了手,然后双脚在水底猛的一蹬!

那淤泥覆盖的水底,竟然被赵铁柱硬生生的蹬开一大块,而后赵铁柱整个人就如一颗导弹一般窜出了水面。丝丝水光洒向天空,让一旁的人一时间竟然看呆了。

另外几个人也已经游到了后面落水的人旁边,一人带一个,就向着旁边停靠着的木船而去,因为这木船距离几人比较近。

赵铁柱是第一个游到木船旁边的,只是手刚要抓在木船,那木船竟然就开走了。

赵铁柱诧异的看着船的人叫道,“我说,你干什么呢?”

“救人一次2000”船一个中年人冷漠的看着赵铁柱。

“什么??”赵铁柱震惊了,这年头竟然还有这种人?见死不救就算了,救人还要报酬?这是什么情况啊?

而另外两个中年人一人夹着一个落水者,也游到了船旁,中年人照旧把船开走,“一人2000,三人年人说道,“要的话快点,不然到时候死了,打捞费可是一人10000啊。”

另外两人显然没有赵铁柱这般超人的体质,手还带着个人,显然有点体力不支了,赵铁柱一个转身,夹着人就往岸边游去,花了十多秒的时间,就到了岸边,把溺水者交给别人后,又一个转身下水,游到其中一人旁边看,说道,“把人给我。”

“好的。”那人此时已经累的很了,如果还一直带着一个人,那说不定就得把自己也给沉进水里了,看到赵铁柱要来帮他,就把手的人交给了赵铁柱。

琉璃珠光 琉璃时光

“哥们,撑住。”赵铁柱对另外一个人说道。

“好咧。”另外那人虽然也很累了,但是撑着还是没有问题的。

赵铁柱又带着一个溺水者回到了岸边,只是在他转身之际,那个还带着一个人的救人者,猛的把手的人往另外一人身一推,然后叫道,“不好,我抽筋了。”

赵铁柱飞快的游了回去,一把抓着那个脚抽筋的人问道,“怎么样,还行?”

“没事儿,只是小抽筋而已,现在好了,你快送人回去,喝了不少水,要是不早点救治,就救不回来了。”

“好,很快。”赵铁柱夹着落水者,就往岸边游去,只是刚游到一半,身前的人群就发出一阵惊呼,赵铁柱一惊,回头一看,那个脚抽筋的人,竟然不见了!

赵铁柱加快了速度,把落水者送到岸边后,直接一个猛子钻进了水里,冲着那人的位置而去。

只是这水下的暗流何其多,再加这是水库,水里杂七杂八什么东西都有,比之游泳池,能见度多的多,赵铁柱在水里钻来钻去,愣是没找到那个人。

“草,你可不能有什么事啊!”赵铁柱冲出水面,深呼吸了一下,又钻进了水里,终于,赵铁柱摸到了那个人的头,那个人正弯着身子,赵铁柱定睛一看,这人的脚,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渔网给缠住了!

只是这人的身子,已经一动不动了,手还保留着撕扯渔网的动作,赵铁柱慌忙潜到这人身下,一把抓住渔网,一用力,就将渔网给撕裂开来,而后抓着这个人就冲出水面,然后急速的向着岸边而去。

此时岸的人已经在对之前的三个落水者进行急救了,其中两个后来落水的,已经被救醒,比较早落水的那个,也被人给压出了几口水,有了微弱的呼吸,但是没有醒来。

赵铁柱将手抓着的那人给平放到沙滩,而后双手交叉,压在这人的胸口,压了几下之后,这人没什么反映,赵铁柱弯腰伸手捏住了这人的鼻子,嘴对嘴一口气就吹了进去。就这样来回的重复了几次,依旧不见这人有什么知觉,赵铁柱脸色越变越黑,一只手按住这人的脉搏,却已经感觉不到了。

赵铁柱依旧不死心的再人工呼吸了几次,只是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就在这时,救护车呼啸着就来了,几个医务人员跑了下来,另外两个已经醒了的人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一个医生跑到赵铁柱身前,然后带着听诊器,弯腰在那个救人者身听了一下,然后又按压了几下。

“怎么样,还有救吗?”赵铁柱焦急的问道。

“气管被憋爆了,没救了。”医生摇了摇头,“如果只是简单的溺水,没有憋爆气管,还有抢救的余地,只是这个。生叹了口气,示意旁边的几个护士把人给抬了担架,“我们会再试着抢救一下的。”

救护车来的快,去的也快,而周围原本游泳的人看到这里溺死人了,都纷纷离去,转眼之间,这里竟然就只剩下赵铁柱红韵格格三人。赵铁柱看着救护车走远,一张脸越变越黑。刚才还和自己一起去救人,转眼间就天人两隔,虽然大家互不相识,但是赵铁柱却没来由的一阵悲伤,悲伤之后,则是滔天的怒气!

“我草你祖宗!!”赵铁柱怒喝一声,直接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水里,游向了之前见死不救还要钱的那艘木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