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姑娘相互扶持着朝里面走。适才她们两个说出来走走,也没带上一个侍女,福润本就不喜欢和旁人说话,卫箬衣就将绿蕊也留在了揽华苑之中。

如今两个人手拉手的走进去,这园子里一片衰败,寒风一过,吹起了地上的浮雪,打着旋从她们的裙摆之侧滑过,倒真的带着几分慎人的寒气。

悬在回廊下的宫灯已经没了外面的那层油纸,只剩下空架子,风过,吱吱呀呀的随风晃动。冬日,天井里面的树木绿叶枯萎凋落,只能看到光秃秃的枝桠恣意的伸展着,有的已经被积雪压断了,半截挂在树干上,半截被埋入了雪地之中。

不知道哪里飞来的老鸹从这个枝头跳到那个枝头,还应景的叫了两声,听到有脚步声传来,展开翅膀飞起,震落了枝桠上的积雪。

好惨,好惨!卫箬衣与福润一边走,一边咂嘴,“这里拍鬼片都不用再装饰一下了,直接拿来用便是了。”

虽然没听懂卫箬衣说的是什么,但是听到鬼这个字,福润还是赶紧解释道,“没没没……没鬼的。我常来……梅花花就在后……院。”

“你看这些脚印,也是去后院的。”卫箬衣指着地上的足迹说道,回廊里面毕竟有遮挡,雪积的不是很厚,不过还是有薄薄的一层。

“那……那咱们走吧!”福润怕自己带着卫箬衣来遇到什么不妥,于是停住脚步,对卫箬衣说道,她本意是好的,这宫里也应该是安全的,只是平日里这地方便是连个打扫的人都没有,现在忽然来了人了,福润总是怕会发生点什么。

“没事。”卫箬衣捏了捏福润柔软的手,“现在是大白天的,又是在宫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况且看脚印,进去的只有一个人,虽然她现在的武功不如萧瑾那么好,不过对付宫里一个侍卫或者一个太监之类的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哦。”福润点了点头,她朝卫箬衣笑了笑,两个人又朝前走。穿过了一个花瓶造型的门,便是进到了后院之中了。

这一转过来,眼前便是满满的腊梅花枝,这园子少有人来,梅花已经长的肆无忌惮,不过四五棵树,但是伸出来的枝桠已经将整个后院都占满,铺面的香气袭来,让人宛若置身在花海之中。腊梅开满了枝头,金灿灿的一片,如同碎金铺满一般。

“啊!”福润眼睛扫了一下,顿时就惊叫了起来,拉扯住了卫箬衣的衣袖,她一着急就结巴,一结巴就更说不出话来,只是急的抬手指着院内的花树之下。

瓜子脸刘海妹妹文艺写真

卫箬衣顺着她的手指方向看去,她站的这个地方正好被一株腊梅的粗主干给遮挡住了,要绕过来从福润的角度看过去才能看得清楚,那边的花树之下,堪堪的站了一个青衣男子。

墨发垂肩,头戴金冠,身着天青色的蟒袍,在他的胸口和两肩都绣着团龙的图案,腰间用白玉腰带束着,显得腰身窄紧,身量修长。他的眼眉清妍无比,带着一种男人之中少见的姝丽之色,便是人间绝色也不过如此,只是他的脸色略显的阴沉,还有些许的落寞之意隐隐的藏匿在他微微翘起的眼梢之中,让整个人如同凝在了一团暗雾之中一般。

“萧瑾?”卫箬衣瞪大了眼睛,脱口而出他的名字,随后反应过来,她马上屈膝行礼,“不知道五皇子殿下在此,崇安见过五皇子殿下。”

福润现在也看清楚了萧瑾的容貌,倒是不如刚才那么慌张了,“五……五哥哥。”她也跟着卫箬衣屈膝行了一礼。

萧瑾怔怔的看着那两名站在回廊之下的少女,良久才回过神来,他略垂下的自己的眼眸,“你们两个跑来这里做什么?”他的声音带着几分严厉与苛责。

福润就怕被人吼,被萧瑾这么一吼,她的脖子就又是习惯性的一缩,一副受气的鹌鹑样。

卫箬衣这就看不过去了,平日里对她大呼小叫的,她都能忍,可是凭什么对福润也一样这么凶?福润又没招惹他什么。再说了,这里又不是什么禁地,不过就是一个废弃了的宫苑罢了,凭什么只有他能来,旁人不能来呢?好歹现在也是在过年,吉祥话不说也就算了,大年初一就被吼,真是晦气的很!

“五皇子殿下何必如此?大过年的。既然您觉得我们不该来这里,我们走便是了。”卫箬衣拉了一把福润,朝萧瑾一瞪眼,随后又做了一个鬼脸。

萧瑾横了她一眼,他只是在宫里实在是有点无聊了,所以就出来走走,却没想到鬼使神差的走到了这里。

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叫他浑身感觉到不舒服,可是他还是站在了这里。

他有点失笑,他现在显然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才不过站了一会,卫箬衣就和福润一起来了。

这是什么地方?她们大过年的什么好地方不可以去,偏要来这种充满了阴霾与压抑的园子。

“站住!”萧瑾忽然开口,正与福润并肩朝外走的卫箬衣闻言脚步停滞了一下。

萧瑾本是想避开人群的,就是心底再难受,站在这里也可以静上一静,可是偏生她又一头撞了进来。她每次都这样,莽莽撞撞的闯入他的世界,叫嚣一通,搅乱了他的心境之后,她就要吵吵着走。这世上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她想要走,他就偏要她留。

他独自一人在这万丈红尘之中行走的够久了,形单影只,原本他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行走下去,可是她!卫箬衣!却偏生将他平静无波的人生撕扯开一个口子,将他早就封闭起来的心防敲开了一个缺口。她只是负责破坏,却从不负责修补,哪里有这种道理。

萧瑾抬眸,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的背影,他想要留住她,不光是今日,而是今后的每一天!这世上能叫他起兴趣的人不多,能牵动他情绪的人更少,卫箬衣既然来了,便是能轻易的走吗?

他不想放手,也已经放不开手了。

什么人啊!叫人走就走,叫人站就站吗?走可以,她偏不站!

卫箬衣对萧瑾的话置若罔闻,依然拉着福润继续走。福润有点不安的看着卫箬衣,怎么感觉崇安郡主似乎和五哥之间有什么误会啊。

五哥在宫里的日子少,旁人都说五哥脾气很古怪,就她觉得五哥还好,至少难得对她发脾气,今日还是第一次五哥对她的语气重了些。

卫箬衣忽然感觉到脑后一股掌风袭来,她下意识的就一低头,躲过了萧瑾拍过来的一掌。

旋身拉着福润急速的朝边上让了几步,卫箬衣站定之后怒目看向了萧瑾,“你干嘛?要打架吗?”

“是啊。”萧瑾淡淡的说道。

他的心情不好,她若是愿意陪他那是最好的,可惜依照他们两个现在的关系,只怕凑在一起只有吵架的地步。

尼玛!

“你说打,我就要打?我干嘛要听你的?”卫箬衣气的鼻子都有点歪了。这个见鬼的大年初一,出门就诸事不利,真是逼了狗了!

“你说呢?”萧瑾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生气的样子还真挺好看的,生机勃勃的,便是让这个死气沉沉的院落也多了一道生气。

“打就打!你以为我怕你啊!”卫箬衣气就不打一处来,她就这个臭脾气,就算是打不赢,她也不会退缩半毫。

“今儿是大年初一,总要有个彩头吧。”萧瑾抬手拉起了垂在他腰间的丝绦,随后晃了晃,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

“彩你妹啊!”卫箬衣张口就骂道,合着这人还知道是大年初一!新年头一天就来找她的晦气!

“采我妹?”萧瑾看向了站在一边已经一脸呆滞的萧芷莹,“你是说福润?你想要当采花大盗?”萧瑾随后又将目光挪到了卫箬衣的身上,将她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番,“我妹是绝对不可以的。”萧瑾正色说道。采他的话……或许,大概,他可能会有兴趣奉陪。只是这话太过轻佻,福润又站在一边,实在是不宜说出口。况且他是正人君子,这种轻浮的话又怎么可能说的出来。便是想想都觉得……罪过啊!

卫箬衣嘴角抽了抽,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她真是见了鬼了,才要站在这里和萧瑾扯淡。

被点了名的福润,拉扯住了卫箬衣的衣袖,她怎么完全听不懂五哥和崇安郡主说的是什么啊。

“我……我……”一着急,她更说不出话来了,她其实是想问,我怎么了?

“你就别说话了。”萧瑾对福润说道,宫里这么多人里面,只有福润还让他看得过眼去,只是这个姑娘平日里胆子太小,说话又结巴,所以他便是想和她多说两句,也没什么机会。

福润低下了头去,显得十分委屈。

“你别欺负福润!”卫箬衣抱住了福润的肩膀,挑眉看向了萧瑾,“没见过你们这样当哥哥姐姐的,一个个的,就知道找软柿子捏。”快猫二代破解版蓝奏云